观察:当流行音乐走进剧场空间

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牌

2018-11-06

9月28日,日本国宝级歌手谷村新司阔别十年再回北京;10月5日,世界级吉他演奏家英格威举办专场演出;11月4日,歌手乌兰图雅“花开四季”演唱会在保利剧院登台,同一天,以传统爵士乐为主要风格的AcusticBand(原声乐队)走进了位于水立方内的水滴剧场……自9月启动以来,第四届北京国际流行音乐周惊喜不断。

接下来,11月16日,崔恕作品音乐会在国图音乐厅上演。

崔恕曾为《爱如空气》、《红颜劫》、《可念不可说》等多首影视金曲填词,届时,佟铁鑫、刘媛媛、崔子格、刘忻将现场演绎这些经典的影视旋律。 11月23日,剧场民谣季也将在国图音乐厅演出,张浅潜、杨明毅、方磊等跨越了三个时代的六位民谣歌手,将用近三十首作品回顾流金岁月。

11月24日,从《中国好声音》走出来的歌手平安将在北展剧场举办个人演唱会,用干净而温暖的声音感恩身边一直陪伴的人。

一直以来,流行音乐总是离不开体育场馆或LIVEHOUSE。

虽然后两者在面积上相差不少,狂热的气氛却总是如出一辙:震耳欲聋的音响、摇晃的手臂和荧光棒、时常响起的大合唱……但细心的歌迷已经可以从演出安排中发现,今年北京国际流行音乐周已经有意走出体育场和LIVEHOUSE,探索更多的演出空间。

除了英格威的专场演奏,几乎所有的演出都是在剧院里进行的。 “我们在体育场或者体育馆里开演唱会,更注重的是气氛。 ”在保利剧院的“花开四季”演唱会前,乌兰图雅刚刚登台工人体育场,“‘馆’里有‘馆’里的声场,这里的观众对主唱有着他们自己的诉求,它体现为一种氛围,还有你自己的气场;观众在剧院这样一个非常近的距离聆听时,他们的要求更细致,我们需要更清晰地把音乐传递给大家,这里更有一种国际的标准在。 ”在曲目的选择上,体育场馆和剧院也需要“对症下药”。 “体育场馆里经常会有万人大合唱,我们会挑一些观众耳熟能详的流行金曲,但在剧院里,曲目肯定会更突出艺术性。

”乌兰图雅把自己定位为“用流行方式去诠释”的“民族歌手”,“我们带着家乡的民族音乐,这是一种独特的风格。 ”乌兰图雅觉得,相较于体育场馆,剧院更能让大家专注于草原的音乐本身。

“而且剧院的管理都很专业,我们可以在舞台上尽情施展。 也不是所有质量的演出都能走进保利这样的院线,对我们来说,这也是一种肯定。 ”平安对剧院也有着一种别样的情结所在。 2015年,平安就曾在北展剧场举办了第一场个人演唱会。 “大家都知道我唱歌的风格,我不需要绚烂的灯光,也不需要华丽的服装,我不想离大家很远,我更喜欢倾诉式的演唱会。 ”平安说。

“唱一首歌,跟大家聊一聊,或者近距离地说说心里的话”,这是平安心中理想的演唱会的形式,而剧院正好满足了他的想象,“不光是在台上,我还可以走到台下跟大家互动,听一听他们的故事,这对我也是一种触动,没准还可以在以后的作品中体现一下。

”走出人头攒动的体育场馆,来到更小也更专注安静的剧院,越来越多像乌兰图雅、平安一样的“流行歌手”的选择让我们看到了流行音乐发展的另一种可能:它可以声势浩大,也可以精致而“艺术”,但显然,无论是观众还是歌手自己,对音乐本身和观演体验都已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通俗与所谓的“高雅”之间的界限究竟该怎样定义,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。     相关阅读。